抖音赚钱:临睡前开直播,我睡了两觉,1857万人围观,还挣了5万块!

躺着赚钱的梦想,因为一场疫情的到来,突然实现了。

5523.jpg

 从云综艺到云蹦迪,再到云授课…这场新冠肺炎催生了一大波云经济,睡觉直播赚钱更成为其中颇为魔幻的一环。

 接受我们采访的那一天,短视频网红“谁家的圆三”正在进行一场24小时不间断的直播。

几天前,他靠着一场5小时的睡播,走红互联网,体验到了当网红的快感,成了别人眼里躺赚的“人生赢家”。

但与此同时,他也陷入了一场狂欢后的迷茫… 

身为短视频作者的他,原本希望自己能凭借搞笑视频出圈,从没想过要借此获取收益。但是一场睡播,改变了他的轨迹——

 和7万多打赏一起来的,还有睡播走红后要付出的“代价”……

 走红的满足感散去之后,他告诉我们,自己不想再直播睡觉了,也不能再直播睡觉了。   

 01

“睡着睡着,我就火了?”

“我怎么会想到要靠这个赚钱?”

因为一场睡觉直播突然走红,短视频创作者“谁家的圆三”(以下简称圆三)成了被“馅饼”砸中的幸运儿,把别人躺着赚钱的梦想给实现了。 

别说在大家眼里拉仇恨了,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能理解——到底为什么会有人愿意花钱看这么一场无聊透顶的直播?

“直播真的是睡前一个闪过的念头,我就去做了。”

2月9日的那场直播,对圆三来说是一次突发奇想的偶然。

理由说起来还有些好笑,他不过是闲得没事做,好奇自己晚上睡觉会不会打呼噜。于是,就一拍脑袋决定,让粉丝们看看自己的睡相。

 半夜入睡前的几分钟,圆三编辑了一条预告直播的文字,然后把手机放到一根自拍杆支架上,倒头就睡过去了…

这就是那场睡播诞生的全过程,他没在乎拍出来的睡相是什么样子,就是把它当成了一场无聊中的自娱自乐。

唯一需要准备的设备——自拍杆支架,还是他平时拍短视频专用的,花了不到300块钱淘来的。

 说起来好笑,因为睡播想法的出现太突然了,就连圆三自己也差点忘了这件事。

 第一次的睡播,他持续了5个小时。凌晨五点,圆三刚醒过来,眼睛还没完全睁开,就看到一个屏幕亮着的手机悬在自己头顶,当时还被吓得尖叫了一声。

那时候他才突然想起来,“哦,原来我还在直播呢”。

直播之前,圆三预想能来看睡播的粉丝会有十几个左右,按照他以往直播间的观看人数,撑死了也就七八十左右。

结果,睁开眼清醒之后,直播间在线七八千的同时观看人数,直接把他吓得一激灵。再一看,直播总观看人数居然达到了54万?!

直播睡个觉,也能有这么多人看?圆三自己惊呆了——

“我直播睡觉真的是因为我太无聊了,找一些事做,没想到那么多人比我还无聊。” 

觉得这一切有些匪夷所思的圆三,感觉自己像突然中了彩票大奖一样幸运。关键是,这张彩票的中奖有效期,还不止一晚。

当天醒来后,圆三发布了一条视频——“昨晚54万观众看我睡觉是种怎样的体验?”

就这么一条视频,播放量达到8000万,点赞量268万…这是以前只有几千点赞量的他,想都不敢想的。

圆三的私信里,被粉丝的留言挤满,有人告诉圆三,他睡觉的样子很可爱,还有人告诉他,只有看你睡觉我才能一起睡着。一下子被这么人主动夸赞,圆三说起来还有几分羞涩。

那一刻,他意识到自己真的只是……睡着睡着就火了。

其实在他之前,也有很多人尝试过睡觉直播,但是这块馅饼,却只砸在了圆三的脑袋上,连他自己都觉得运气怎么会这么好?!

尝到了甜头的他,三天后继续开始了自己的睡播之旅。这一次,他硬生生直播了12个小时,晚上除了喝水上厕所,基本都在睡觉中度过了。 

下午五点,还没到平时睡觉的点,圆三就被喜欢看睡播的粉丝们催着去睡觉。

 不像第一次睡播那么偶然,这次并不困的圆三,特意为捧场的观众酝酿睡意——“其实我真没有马上睡着,有4个小时我是在闭上眼睛,慢慢的让自己去睡。” 

结果这场直播,比第一次更来势汹涌。 

那天晚上,圆三刚开始直播,一分钟的时间,直播间就挤进了10万人。一场睡播下来,有1857万人来看他睡觉。

不仅愿意来看,大家还心甘情愿花钱来看。那天直播,圆三收到了粉丝人民币打赏7万多,减去平台一半的分成,他拿到手的还有三万多块。

睡了一觉,就赚了3万?圆三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。

凭着睡播这件事,圆三两天内已经赚了四五万块钱。这样一场魔幻的走红方式,真的把大家“躺着赚钱”的理想变成了现实…

走红后,他立马发了一条朋友圈,很多身边朋友都来调侃——“兄弟,这是你吗?”“呀,我身边也能出个网红”…

圆三说,这一切满足了自己在朋友圈的“虚荣心”,可算是让自己扬眉吐气了一把。

02

“睡觉都能赚钱,我还努力干嘛?”

在靠睡播走红之前,圆三其实不是一个成功的短视频作者。 

做短视频的半年时间里,身边的朋友都在取笑他。有时候,大家还会直接当着他的面说——“你还想当网红?”“你怎么跟别人比?”“你还想有几百万粉丝?”……这一点,圆三心里很清楚。

除此之外,他还吃过不少MCN机构的闭门羹——“我们想要女网红”“你的粉丝数太少了”“你不符合我们的人设需求”… 

大家拒绝他的理由,五花八门,圆三也已经习惯了。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机构,老板还因为他带来不了收益,把他开除了。

所以,他知道一个内容创作者火起来,有多么不容易。

做短视频行业半年的时间里,他一共积攒了三万多的粉丝。圆三乐观估计,如果不靠睡播,自己要想涨到现在80多万的粉丝,至少也要一两年。

结果,这次突如其来的爆红,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,也体验了当网红的快感。

他一下子觉得自己终于做到了,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,总算争了口气。

但其实,之前每天想段子拍原创的圆三没想过,自己会靠着一条没有任何内容可言的睡播,轻松火起来。

直播睡觉走红后的这段时间,圆三的私信里每天都会有不少人身攻击的内容。看着那些对他人格上的侮辱、敏感词汇的言骂,圆三顺手一一举报的同时,也陷入了困惑——

“我又不是靠才艺火的,又不是靠自己的视频好笑……直播睡觉这件事,算什么?”

就这样,体验过当网红后的快感之后,圆三逐渐回归了理智。

“我知道,这只是昙花一现。”圆三将自己的突然走红,归结为一场短暂的狂欢。这段时间大家都宅在家,突然一个很新奇的事物进入视野,就都凑过去看热闹罢了。

圆三直播走红后,很多公司主动找过来说想签约,也有很多商务广告找过来投放,但是基本都被他直接回绝了。

“他们可能更多的是让我还是以睡觉的模式,视频里面可以融入这种元素,但我不想直播睡觉。”

冷静、清醒下来的圆三告诉我们,他真的不想再以直播睡觉的方式红着了。

不仅不想再直播睡觉了,他也不能再直播睡觉了。

圆三靠直播睡觉走红后,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模仿这种形式,当起了“睡播”网红。圆三自己觉得,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很好的风气。他想过,如果睡觉赚了几万块钱这件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,自己一定会想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,会有一种很严重的挫败感。

当睡觉和钱挂钩的时候,直播这件事就变了味儿。圆三很害怕,自己教给别人的是“不劳而获”的坏风气。

甚至,他很担心那些还在上学的年轻人看到,回家会和妈妈抱怨自己不想读书了——“你看这个主播,人家睡觉都能够赚钱,我还努力上学干嘛?”

圆三心里觉得,这不是教坏人了吗?

所以,他不仅拒绝了找上门的“红利”,连直播睡觉的时间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短,从12个小时到后来的2小时,再到索性不直播…这几天时间里,有无数网友喊他去睡觉,他都不为所动。

但是,不想直播睡觉,是有“代价”的。

只要不直播睡觉,圆三攒起来的粉丝就会蹭蹭往下掉。每天看着粉丝几万几万的掉,他的心里是挺难受的。他总是告诉自己,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失去了也没什么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

最差,也就是回到三万七粉丝的那个时候,慢慢地一步步爬上来,像他原来规划的那样。

这次疫情过去,一场全民怪诞的狂欢落下,也许圆三的生活又会回到原来平静的状态。

其实,拍短视频和睡播并不是圆三的主业。在直播睡觉走红前,圆三的心里还一直有个电影梦,在一家电影公司兼职拍微电影已经四年了。

这半年里,他没有专业团队,买了几个直播的架子,又去网上看各种的视频教学、视频编辑,然后自己编辑添加文案,一点一点学起来。

到现在,从写视频策划、准备道具、拍摄、出镜、剪辑,甚至到一条十几个字的文案,都得他自己一个人慢慢琢磨。

疫情过后,圆三打算更好的去创作、学习,产出自己真正想产出的原创作品。也许会寻找一个团队,也许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,慢慢地坚持下去。

但是如果重新再选择一次……

12日的那个晚上,他依然会去选择直播睡觉——

“我如果当时不直播睡觉,可能还体验不到这种感觉,还是体验一下网红的感觉吧。但之后,就不会再直播睡觉了……”
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